新西兰防疫:房车待命
来源:新西兰防疫:房车待命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5:02:27


研究发现,2147名密切接触者中共有110名发展为确诊病例,另有22例无症状感染者。密切接触者总的感染率为6.15%(132/2147),其中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.30%(126/2001),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.11%(6/146),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

研究发现,密切接触者中,以朋友/香客感染率最高(22.31%),其次是家庭成员(18.01%)。医务人员密切接触者未发生感染。除去“超级传播者”事件相关发病数据后,朋友的感染率降至为15.69%,低于家人的感染率(17.54%),感染率居第二位。

如今,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。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,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。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,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,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,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。

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3月26日,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,其中7503人病亡,死亡率高达10%。而与之邻近的德国,累计确诊37323例,仅有206人病亡,死亡率仅为0.55%。两个国家相差18倍。

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,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?在统计数字的背后,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,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。

最后,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,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,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。

检测力度不够,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。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,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,提升检测能力。但《纽约时报》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,只有在疫情早期,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,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。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。

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: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、欧洲第一高国家(60岁以上人口占28%)。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: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按照密切接触者与病例的不同接触方式进行统计,与病例同住感染率最高(13.26%),其次是乘坐同一个交通工具(11.91%)。除去“超级传播者”事件影响因素后,交通工具接触的感染率下降到1.80%。聚餐、会客、进行打牌等娱乐活动的感染率(7.18%)也较高,同样比较高的还有短时的面对面无防护的对话或办事(6.02%)。

“德国的一个优势是,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。”她说,“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。”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究竟有多大?最新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的一篇论文提供了新的结论。